湘北沒有拿到全國冠軍,《灌籃高手》有續寫的必要嗎?

莫可可小姐姐 2022/01/28 檢舉 我要評論

灌籃高手有續寫的必要嗎?在想到這個問題之前,我分別經歷了三件小事。

一是,時常有喜歡SD的讀者會問,能否來個續寫,把輸給愛和之後的湘北隊的未來說說。

二是,某天,看到有這麼個問題:如果灌籃高手沒有輸給愛和戛然而止,按照漫畫裡的伏筆,湘北後面的故事會怎麼樣?

三是,有讀者問,為什麼井上雄彥在04年畫著名的《十日後》時,人物的容貌和當初相差很大呢?

三件小事引出的同一個問題是,灌籃高手真的有續寫的必要嗎?話說在前面,圍繞這個問題,你們可能讀到一篇冗長無趣的文章,和灌籃高手的青春熱血幾無關聯,而且足夠現實。

梳理井上雄彥創作的時間線,1990年,在週刊少年JUMP雜誌上連載《SLAM DUNK》至96年完結。1998年開始,在Moring雜誌上連載以劍客宮本武藏為原型的《浪客行》,04年由于畫佐佐木小次郎殺人情節過于投入,停載一年調整心情。

十幾年的更新,最新劇情為宮本武藏與宿敵佐佐木小次郎的最終對決,便未再更新。2000年,在Young Jump雜誌上更新《real(命運強者)》,總第十四卷未完,但已截止。

我們後來看到的《十日後》,是井上雄彥在04年所作,04年已經發生的事情是:距離96年灌籃高手完結已逾8年,開始連載《real》已過4年。由于過于專注導致無法繼續創作《浪客行》,也正是04年的事。

過去許多時間,經歷許多事情,井上筆下的仙道和櫻木,成了這副模樣:

如果覺得《十日後》的人物變醜了難以接受的話,請看一下井上雄彥另外一部關于輪椅籃球漫畫《real》裡的主角形象:

這就是井上雄彥,在徹底告別灌籃高手之後所塑造的漫畫形象。同樣,在畫《浪客行》某一重要場景時,井上雄彥在交稿截止時間之前交了稿,他給自己那張漫畫的定位是「可以滿足交稿要求,但不是完美的」,理由是,宮本武藏被畫的太帥了。所以,能理解《十日後》的畫風了吧?

覺著畫的人物有點醜,所以即使是出自曾作《slam dunk》的井上雄彥之手,也無法接受《Real》這本漫畫的人,應該不在少數。但在回答我們開場的那個問題時,《Real》是一本繞不過去的漫畫。

我是個不服輸的人,(畫漫畫)等級只能上升,不能下降

井上雄彥對自己的作品要求很高,僅從灌籃高手前期到後期的人物、分鏡對比就能明顯看出巨大進步。話說在前面,《real》在漫畫水準上,是超過灌籃的。之所以沒有像灌籃那樣火起來,根本原因是選材和風格。命運強手題材依舊是籃球,不同于灌籃,是輪椅籃球。

灌籃連載在週刊少年JUMP雜誌,雜誌的風格是「友情、努力、勝利」,命運強手連載在young jump上,雜誌風格是「愛、暴力、權力」。所以,灌籃是一本青春、熱血、搞笑的校園風格漫畫,real則偏向社會、現實,當然也就有了很多陰暗面。

主人公眾多,或者說是根本沒有主人公。

命運強手的三條主線故事, 第一條是野宮朋美,喜歡打籃球。不良少年,搭訕女生後導致交通事故,女生半身癱瘓。野宮退學、放棄籃球、找不到工作、想要為出事女生做些什麼,從頭到尾都在尋找自己的路,到最後參加職業籃球選拔失敗,體重暴漲,再次失去人生方向。

第二條線是戶川清春,國中時期的超級短跑高手,罹患骨肉瘤截肢,後成為輪椅籃球隊員。母親離世,父親一度放棄自己,戶川在同為病友的虎哥和山內的引領下,開始了輪椅籃球比賽。虎哥之後去了美國,山內由于肌肉萎縮每況愈下,戶川背負著自己和山內的信念,維繫著虎哥開創但已瀕臨解散的輪椅籃球隊「老虎隊」。

第三條線,野宮朋美的高中籃球隊友高橋信久,兩個人是對頭。高橋自以為任何方面都要比別人更強,其實他所在的高中籃球隊也只是一支弱旅。高橋同樣是個不良分子,也因為交通事故半身癱瘓。他辱駡辛苦堅持的母親,對久未見面的父親大為改變的容貌所震驚。發生意外後,許許多多的人和事都朝他湧來,他選擇逃避,直到遇見了「輪椅三劍客」。

這就是《real》的故事梗概,井上雄彥沒有堅持他的青春熱血風格,直面殘障人籃球運動,以社會底層人物和殘障人為切入點,揭露生命的痛苦與無奈,也展現面對苦難中的他們的頑強不息。

比如,看看下面幾張截圖:

野宮找了份死氣沉沉的工作,這是每個人都有可能遇見的現實。他身處泥潭,內心卻是無比嚮往夢想中的未來,這讓他有了生活的動力。到後來,野宮興致勃勃、拼上一切去參加職業籃球選拔,最終被淘汰。後來體重暴漲的他心裡想:

一切都很真實。井上在這部漫畫中傳達的他自己永不服輸的精神,與灌籃高手裡的精神是一脈相承的,但命運強手太現實了,現實的讓人喘不過氣來:這漫畫裡的xxx,不就是我自己嘛!井上雄彥在自己的漫畫展上寫「為了畫光而畫影」,命運強手就是這麼一部充滿著光影的漫畫。

井上雄彥自己說的,「不過不是畫了這些作品,我不會走到這裡。生與死,描繪出活著的景象。接受這個時代,這種心情也在我的’勝負論’裡。不管經過多少年,在哪個時代,看了作品之後,能夠發現普遍的事物,覺得那事物很重要,是任何時代都通用的(真理)。」

按照這個要求來看,命運強手的意義,是高于灌籃高手的。從漫畫所傳達的精神上講,命運強手是灌籃高手的延續和超越,有了命運強手,就不需要留戀于灌籃高手了。

這很重要 說了就不能挽回

另外一部重量級漫畫《浪客行》,講述宮本武藏尋找一個劍客的人生意義的故事。井上雄彥一度因為創作天真浪漫的佐佐木小次郎被迫殺人的情節,入戲太深而中斷了連載,花了將近一年時間才緩過來。

關于創作《浪客行》,井上雄彥的原話是「灌籃高手是一個積極樂觀的世界,畫的是光明的部分。後來我不想繼續做這樣的事,想畫一些反面的東西,自己的真實情感,就必然亡灰暗一方走,無法從客觀角度看問題。說實在,那些陰暗部分,就連自己也被同化了,一頭栽了進去(所以停止了連載)。」

井上作為漫畫創作者,傾注了巨大的心血,但絕不是一開始就設定完所有情節的。他認為,筆下的人物都有自己的靈魂,只要和他們深入對話,故事會自然而然陳現出來。在最後《浪客行》將要完結時,他設定了很明顯的標誌性情節,宮本武藏說「落幕了,殺·戮的旋渦」。 井上雄彥解釋,這句話他自己考慮了很久,這很重要,屬于說出口就不能挽回的那種。

所以,宮本說完這句話,和一生註定的宿敵佐佐木小次郎碰面,整部漫畫就戛然而止了。那後面,究竟是宮本和佐佐木生死對決了,還是其他什麼呢?井上說他自己也沒有答案。故事的重點不在于兩個主人公究竟如何了,而在于宮本武藏,終于知道了人生的意義,也明確了自己將來的路,這才是關鍵。

井上的漫畫,有個很明顯的特點,主人公都是帶著追尋人生答案的目的而出現的。灌籃高手、命運強手和浪客行,都是這樣。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其實這三部漫畫,最後都讓人意猶未盡。湘北輸給愛和就沒有然後了,real的三個主人公之後怎麼樣了呢?以及宮本武藏和佐佐木小次郎的最終對決,結果如何?井上從來沒有給我們答案。

之所以沒有給答案,就是因為更重要的事情,漫畫的核心已經講完了,剩下的未解之謎都是不重要的部分。

很多人覺得灌籃高手不完美,可我覺得,它已經是一部結局相當完美的漫畫了,因為湘北五人組,都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一直都要對抗超級後衛的宮城,堅信自己是第一控球后衛,「論速度,我可是天下第一」;三井壽,在浪費青春的懺悔中,找到了自己,「我是三井,是個永不放棄的人」;流川楓,明白了籃球場上的真諦,跳出了一對一的圍牆,更領悟了成長的圍城;赤木打開了三年的心結,「第一中鋒可以讓給你,但勝利一定是屬于湘北的」;櫻木花道回答了漫畫第一集的問題,「請問你喜歡打籃球嗎?」「非常喜歡,這次絕不說謊」。

到了最精彩,櫻木和安西教練說「而我,就是現在了」,其實就是宮本的「落幕了,殺·戮的旋渦」,井上用這個告訴我們,漫畫裡的他們都找到答案了,這個故事,該結束了。

現在,我可以回答最開始的問題了:湘北對山王之後不是戛然而止,而是所有人都找到答案之後的完美落寞。既然灌籃高手結局已經圓滿了,已經沒有續寫的必要了。

那些至今仍沉浸在「青春是不完美的」人們,其實至今還沒有讀懂灌籃高手,以及井上雄彥。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