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高手:櫻木天賦真是肉眼可見,饞哭了隔壁陵南隊的田岡茂一

莫可可小姐姐 2022/02/06 檢舉 我要評論

首先田岡茂一夠重視櫻木的了,練習賽後他想提醒安西教練,櫻木此子未來不可限量,但想了想這對陵南隊不利,還是憋住了。再說教練界安西資歷比他田岡高,自己不說安西也未必看不出來。總之田岡絕對重視櫻木。

說起三浦台就得說他們的歷史戰績了。去年夏季縣大賽,三浦台是打進縣八強的,因為他們是被海南淘汰的,海南連續16年是縣冠軍,所以去年只會直接在八強賽開始打,所以三浦台被海南淘汰也就是說三浦台打進了縣八強。

雖然根據現實賽制,春季的地區大賽神奈川縣大賽三浦台沒打進縣八強,但也可能是被另一支縣裡傳統強隊比如津久武之類的苦戰淘汰,所以因為這麼些還算挺不錯的歷史戰績,三浦檯球員不妄自菲薄,甚至有些自大也情有可原,他們連近些年迅速躥升的陵南也不放在眼裡,那麼練習賽跟陵南打個不相上下但之前完全魚腩的湘北自然也入不了法眼。

要注意,三浦台並不是對以前的湘北一無所知的,至少村雨知道赤木是個難對付的存在,所以對赤木多加照看。

至于劇情年多了兩個一年級,神奈川三年以內一年級直接成為強即戰力的只有兩個半人,那兩個是誰也都不用我多說了,半個是赤木,而三井本有機會可惜自己行差踏錯。而之前都不知道要幾年才會出現那樣的一年級人才,所以三浦台不以為意也很正常,人家也沒去看練習賽。

即使去看了,湘北那兩個一年級正選,你覺得如果不是身臨其境地去球場中感受,那麼哪個才是值得關注的一個?會是櫻木?田岡是因為近距離感受了才心有所得,三浦台即使遠觀了,也該是更關心流川而非櫻木,更何況沒去看,那可能一個都不關心了。

至于湘北有了三井回歸,那是神奈川所有大佬都後知後覺的一件事了,非戰之罪。所以三浦台教練不重視櫻木太正常了。

注意,教練不重視跟場上球員的態度無關,村雨好歹是親自去防守櫻木,還使出小動作的,他不替教練背這個鍋。

更何況,只看櫻木的話,他也確實沒有在比賽中打三浦台的臉啊,三浦台是其他四虎打垮的,櫻木嘛……貢獻只有一個當頭灌籃把村雨打昏,離場王繼續……所以你讓後面的翔陽重視這樣的櫻木?等到了比賽中察覺櫻木的特長,已是亡羊補牢,終究有點遲了。

更何況那時候湘北的硬實力確實在翔陽之上,打敗翔陽更是全體之功不可歸罪于翔陽不重視櫻木一條理由,畢竟三井暴擊也是直接原因。

海南高頭雖然在翔陽vs湘北的時候估計錯誤,沒怎麼研究湘北,但他在海南湘北比賽還沒開打的時候就問了櫻木一個重要問題,就是練球時長。

得到櫻木的回答後,他恐怕就已經心中有數了。後面派出宮益對位櫻木,源頭就來自賽前高頭那一問。但是高頭被譽為教練中的智將,心機深沉,是僅次于安西的喜怒不形于色(只要球隊不被逼入完全逆境),這比動輒愛裝逼或震驚的田岡表情管理能力高多了,讓人覺得他不夠重視櫻木,其實事實並非如此。

另外我來說一下宮益防住櫻木的邏輯合理性問題,要知道櫻木這個人性格就跟正常人不一樣,很容易失去冷靜的思考,這一點恐怕高頭在賽前通過櫻木跟自己說話的口氣就已經分析出來了,就是認定櫻木「軸」得很。

後來他派出瘦皮猴宮益防櫻木的目的就是基于他分析出的櫻木這種性格。高頭是要激怒櫻木,櫻木這個人在漫畫中生氣的情景很大比例是被人看不起了,比如初識彥一,彥一卻叫他流川,就把櫻木惹火了,還有陵南vs海南,海南大比分落後,櫻木身後觀眾阿貝碎碎念看衰海南,曾經歷過湘北輸海南的櫻木也解讀為自己被看不起,大鬧觀眾席。

所以很清晰,感到被人看不起的櫻木,行動是有一定幾率失控的,能達到這個效果就是高頭的目的,所以他根本不會用其他身材健壯的球員去防櫻木,這樣不足以讓櫻木感受到自己被看不起,憑宮益的身材才能把這種效果拉滿。

那麼失去理智的櫻木果然要逞強,那麼高頭賽前問的那個問題就發揮了作用,也即高頭判斷櫻木練球時間太短,對于這麼樣的初學者來說,在無人防守下籃下打進擦板球可能尚能勝任,但眼前有了障礙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即使這個障礙只是一個身高一米六多的矮子,影響力在初學者心中也會放得很大,這影響到了櫻木手部發力,對他來說籃下擦板就打不進。

即使櫻木扣籃,高頭也有辦法,只不過漫畫中牧替高頭說出來了,對櫻木犯規就行,海南一致認為以櫻木的投射能力不可能投進罰球,那麼以宮益的球隊地位來說,賠上犯規讓湘北隊顆粒無收,是很划算的事。所以總結一下,高頭不僅是重視了櫻木,還在有限的交流中正確解析了櫻木,可以說是所有櫻木初見殺的對手教練中做得最好的一個。

四強賽中,田岡及時召回了福田,雖說最主要的作用是對付海南,但必然也是有對湘北櫻木的忌憚在裡面,他認為唯有上福田這個等級的球員才能徹底在對位中摧毀櫻木。這已經不可謂不重視了。

田岡被黑的只是他把櫻木列為湘陵戰「十勝十敗論」中的陵南勝利因素之一,但櫻木本來就是優點缺點同樣突出的球員,田岡若針對好了,這個觀點就沒啥大問題。

福田前期已經做到了,櫻木完全抵擋不住,可惜好勝心過強的櫻木重新上場後爆發了,成王敗寇,田岡只能背鍋,但這說他不重視櫻木是完全不正確的,本來之前練習賽我已經說過了。但田岡認為的櫻木前途不可限量,時間可不是在幾個月中啊,他是認為櫻木起碼二年級三年級才會是足夠的威脅,沒想到……進化也太快了。

說到豐玉,板倉賽前更衣室分析了一番,是照應了我前面說三浦台的情況。板倉判斷湘北突圍進全國大賽應該是托了厲害的一年級新秀流川的福,這個判斷應該來說雖不完全但也沒錯,這就是沒有仔細關注過湘北隊只看賽後資料所能得出的最正常的判斷,三浦台也是屬于這一類。

所以我上面就說了,沒有身臨其境感受,那麼在流川櫻木兩大新人裡面選一個去重視,十個人裡有十個都是去重視流川的。雖然豐玉包括隊長南烈和教練金平都沒提到櫻木,但場上對位櫻木的是岸本,但是岸本這種極致的嘴臭並沒有輕視櫻木,他只是噴垃圾話,而用實際行動去試探櫻木的實力。

通過撞擊,他判斷出了櫻木力量很強;通過賽跑,他判斷出了櫻木腳力很強;通過誘使櫻木進攻,他判斷出了櫻木投射很爛,沒辦法,在打豐玉的時候,櫻木的投射對對手和隊友都有欺騙性,岸本被騙非戰之罪;他並用自己的進攻判斷出櫻木單防還略顯稚嫩。

總的來說,岸本雖然嘴臭,但他還算是個務實謹慎的人,他對櫻木不是一開始就貿然下判斷的,而是經過了對位的測試。只能說櫻木這種賽場進化型球員不在岸本的認知范圍之內。所以,豐玉是有不輕視櫻木的人的。

要說山王,這位更是重量級。賽前不僅連夜看錄影,還請回大學學長模擬湘北當陪練,這還不夠重視啊?要知道那些學長幾乎個個都是大學明星成員,你去問湘北五虎,把你們平移到現在的大學籃壇,你們有沒有信心成為大學明星?

我想除了櫻木流川,其他人不會有那麼大的信心吧?山王連大學明星學長們都打敗了,他們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對于錄影中的櫻木,也不能怪山王球員的態度。

要知道整場錄影和集錦的區別,櫻木在縣大賽的那些高光,製作成五分鐘集錦(有沒有五分鐘我都懷疑),可能看起來爆燃,血脈賁張,但是放在整場錄影裡,就平平無奇了,很容易錯過。我想那個年代製作集錦也不流行吧,都是拿一盒整場比賽的錄影去播放,通過快進快退去觀察某些細節,所以他們能看出櫻木的特長已經不錯了。

正因為看出了櫻木的特長(包括湘北所有人的),才能有針對性地請學長們模仿出湘北球員的特長,包括請回來擔當櫻木的模仿者的學長,一定也是個籃板方面較有造詣的球員。但是包括野邊在內的山王現役球員通過練習賽讓學長們心服口服了,也就是說野邊籃板能壓制大學學長,這樣他很容易消除對x因素最大的櫻木的擔憂,畢竟通過練習賽加強了對自己籃板實力的信心。

我看這夠重視了,山王對海南會不會這麼重視我都得打個問號。只不過櫻木這個球員吧,要是你不去跟他的每一場球,只看以前比賽的錄影,那就很難更新自己的觀念。但山王連這都差點做到了,豐玉戰他們就作壁上觀了。

但是不巧了,豐玉戰櫻木表現一般啊。我一直說,虐菜看赤木,順風看宮城,相持看流川,逆境看小三,絕境看櫻木,豐玉雖然說最後只輸湘北四分吧,但比分是有欺騙性的,全場除了開場兩分鐘,豐玉就沒把湘北逼入過逆境,所以三井櫻木一個都沒開,最多就是相持了一陣子,所以流川開始了表演。

山王唯一跟上版本現場看湘北,卻是這麼一場沒有代表性的比賽,能對表現平平的櫻木表示關注到,就非常難得了。只不過堂本還有個黑點,在比賽中練兵上小河田,意外被櫻木爆了。但要知道,小河田早已聲名在外了,名朋高深莫測的老頭就是專程帶森重寬來看小河田的,也就森重寬被作者賦予了一點牧、仙道的獨到眼光,才注意到櫻木,而久經戰陣的教練們是一個也沒關注櫻木。

我可以說,把堂本換成在場的高頭、名朋老頭、愛和教練,他們未必不會給小河田上場時間。再說小河田被爆,在堂本眼中對于局勢無傷大雅,又沒有落後。後來野邊不夠用了,堂本立刻讓大河田換防櫻木,這已經是最高規格的待遇了。最後戰損櫻木進入了一個zone,我想誰都無力回天。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