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新主公產屋敷輝利哉,早已看透結局,卻也險些葬送鬼殺隊

喝水大王 2020/12/04 檢舉 我要評論

產屋敷耀利哉,年僅8歲,是鬼殺隊98代主公。父親產屋敷耀哉和母親產屋敷天音及兩個姐姐產屋敷雛衣、產屋敷日香都作為誘餌將鬼舞辻無慘引誘至產屋敷宅邸,用埋藏的爆炸物重傷鬼舞辻無慘,宣告【無限城】決戰開始。

【無限城】決戰,產屋敷耀利哉在兩個妹妹產屋敷彼方、產屋敷杭奈輔佐下全程指揮鬼殺隊的行動,由前任【炎柱】煉獄槙壽郎和【音柱】宇髄天元在旁守護。喝水君今天和大家一起分析下產屋敷輝利哉的表現

產屋敷輝利哉指揮上的閃光點

無限城決戰是輝利哉上任之後第一場也是最為重要一場對戰,這一場戰鬥的獲勝與否將會直接鬼殺隊之後的命運,而在這一場如此重要的戰鬥輝利哉可謂是非常出色

準確判斷,臨場應變能力強

儘管這場大決戰是輝利哉第一次參與的戰鬥,但是他卻絲毫沒有怯場,不僅如此在遇到突發情況的時候,輝利哉更是表現出一個8歲孩童遠遠沒有的冷靜,在決策的判斷上非常準確

最明顯的莫過於鬼殺隊隊員們與黑死牟的那一場對決,面對強悍的黑死牟,行冥等人陷入了苦戰,儘管有鬼殺隊的四名成員,但是真正能夠與黑死牟交手的只有行冥和實彌二人,並且黑死牟猛烈地攻勢下,二人也漸漸落了下風,為此,一直鎮守在後面進行全域指揮彼方和杭奈明顯有些焦慮,甚至詢問輝利哉是否要將炭治郎和義勇送完上弦之一那邊

不過她們的提議很快就遭到輝利哉的否決,在他看來行冥四人絕對有實力可以打敗黑死牟,輝利哉此舉不僅是對戰局的準確分析,也是對行冥等人實力的信任

而最後的事實也證明,輝利哉的判斷是正確的,雖然行冥等人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但是他們確實依靠四人的力量戰勝了黑死牟,也因為輝利哉一開始的準確判斷,義勇和炭治郎才可以最大程度保留戰力,並且在最短的時間出現在無慘的面前,及時拖住其腳步

天資聰穎,繪製無限城現場圖

無限城是鳴女血鬼術的一種實體化,所以在無限城中展開的大決戰,讓鬼殺隊在一開始就落入了下風,為此他們只能依靠人為力量盡可能縮小差距

而這個人為力量來自哪裡呢?

自然是來自在後方進行著指揮工作的產屋敷兄妹,他們通過愈史郎的血鬼術獲得視野,再利用鬼殺隊專門培養的烏鴉瞭解無限城的總體結構,通過眼前所見將無限城中的所見全部繪製成為平面圖,依次為對隊員們進行指揮,引導他們前往正確的方向

咋看上去並不複雜,但是要繪製出無限城全貌,並且依據鳴女對無限城的控制進行正確的預測和推斷,絕不是普通人就可以完成,它需要引導者具有足夠的空間思維和變換思維,很顯然產屋敷兄妹在這一環節做的非常出色,在他們的指引下,鬼殺隊眾人順利找到了無慘的的藏身之所

行事果斷,不拖泥帶水

遇事果斷,不拖泥帶水並不是成功的唯一因素,但是它卻會在成功的道路上發揮重要作用, 歷史上每一位成功的領導人,他們無一例外都是雷厲風行,做事果斷,而這一點在產屋敷輝利哉身上也有所體現

當時,鬼殺隊正與無慘展開激烈的對戰,其不過因為無慘的鬼毒和炭治郎的退場,鬼殺隊陷入了一個非常不利的局面,也正是這個時候本來應該昏迷的禰豆子感知到炭治郎的危險清醒了過來,甚至不理會鱗瀧左近次的阻攔,迅速沖出了眾人隱藏的據點,飛奔前往炭治郎所在的主戰場

面對這種情況,所有人都陷入了恐慌無措,畢竟禰豆子可是這一場對戰的關鍵,也正是這個時候輝利哉突然感知到了父親的存在,面對迷茫的輝利哉,耀哉給出的提議是遵循禰豆子的內心,

事實上,以當時的情況來看,遵循禰豆子的內心,任由其前往主戰場是一個風險非常大的決定, 稍有不慎就會讓鬼殺隊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部白費,但是在得到父親提議之後,輝利哉果斷選擇了相信,並且重振精神,繼續監視和指揮主戰場中眾人的行動

小結:縱觀輝利哉在整場無限城決戰中的表現,以一個年僅8歲的孩童來說已經非常出色,在這場決戰中,輝利哉表現出超越年齡的判斷力、決策力和大局觀,假以時日必將會成為和耀哉一樣德才兼備的主公

產屋敷輝利哉在指揮上的弊端

當然輝利哉在這場對戰中的表現也並非完美,也存在一些指揮上的失誤,而且因為他的失誤,給鬼殺隊造成了不可逆的傷害

浪費蛇戀二柱戰力

無慘因為珠世的藥劑身受重傷,不得不找一個隱蔽的地方進行療傷,而無限城顯然是一個最佳的選擇, 當時圍剿無慘的鬼殺隊眾人也因此跌落進了無限城,四散分離的隊員們開始在無限城中突進,企圖儘快找到無慘,不過無慘顯然不希望他們太快找到自己,因此將分散在各地的上弦重新召集會無限城,讓他們去對付闖入的鬼殺隊隊員

無論是對戰上弦之一的黑死牟,還是對戰上弦之二的童磨,亦或者上弦之三的猗窩座、上弦之六的獪嶽,鬼殺隊隊員們表現得非常出色和英勇,為後期的戰鬥掃平了不少障礙,唯獨上弦之四鳴女的對戰有些差強人意

從級別上來看,鳴女雖然貴為上弦,但是在上弦中排名偏後,戰鬥力方面也明顯不強

從能力上來說,鳴女的血鬼術掌控整個無限城,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很顯然,鳴女在十二鬼月中就屬於實力較弱,但是佔有極其重要的角色,並且與她對戰的是鬼殺隊的兩名柱,按理說蛇戀二柱不應該被拖延如此長時間,但是事實總是出人意料,直到無慘全盛恢復,他們都沒有和鳴女正面交戰過,這裡不得不說產屋敷輝利哉在這裡存在指揮上的失誤,不僅白白浪費了蛇戀兩大戰鬥力,而且也錯失了誅殺鳴女的機會,失去了先機

間接導致第一二陣隊隊員死亡

作為整場戰鬥的指揮者,輝利哉承擔著調兵遣將的責任,但是他這個過程中他卻犯了一個錯誤,間接導致了第一二陣隊隊員的死亡

當時進入無限城的不僅僅只有炭治郎等主力隊員,普通隊員們也已陣隊的形式進入無限城,相較其主力隊員負責與上弦廝殺,普通隊員們則以團隊突進的形式尋找無慘的藏身之處,很快他們就找到無慘。

不過當時的無慘已經完全消化掉藥劑的返人話效果,重新恢復到鬼化狀態,所以這個時候普通隊員們的出現無異於以卵擊石,只是白白送上食物給無慘補充營養,也正是因為這些隊員的出現,無慘的戰鬥力和體力才會有如此快速的提升

毫無疑問,作為指揮者,輝利哉在普通隊員們的死亡事件上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只關注核心隊員的作戰而忽視了普通隊員的存在,致使他們深入腹地白白送死,如果當時輝利哉能將注意力分一點給普通隊員,那麼應該很快就會注意到這個問題,並且要求普通隊員們不要盲目冒進,盡可能避免人員傷亡

產屋敷輝利哉是否是一個合格的指揮者

基於以上情況,我們可以發現輝利哉在指揮上存在明顯的優點和過人之處,也曾經因為疏忽大意導致不少隊員的死亡

【無限城】決戰時年僅8歲的產屋敷輝利哉指揮的第一場戰鬥,也是最後一場。如果鬼殺隊失敗,他必定會被鬼舞辻無慘殺掉,只有鬼殺隊獲勝他才能活下來。讓一個8歲的兒童指揮讓人於心不忍,但是也只有他才能指揮這場生死戰。

產屋敷家族的天賦、鬼殺隊眾人的意志都是支撐著他的力量。儘管略有失誤,但是我們又怎麼忍心苛責他呢,更何況勝利的曙光僅剩35分鐘就能看到。

對此,大家有什麼想說的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