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為何只能「開啟六門扔苦無」?岸本的選擇物件,終究是邁特凱

Eliauk 2020/08/17 檢舉 我要評論

第四次忍界大戰是《火影忍者》的完結,同時也是「努力論」被推翻的典型標誌點。李洛克在中忍考試期間就可以開啟八門遁甲的第五門,為什麼後期只能「開啟六門扔苦無」?其實對於岸本齊史來說,他必須在後期做出選擇。

《火影忍者》前後期塑造的世界觀是不一樣的,前期努力、後期血統已經成為《火影忍者》不可抹去的烙印,強行延長漫畫篇幅,得到的結果只能是「吃設定」。

《火影忍者》前期的世界觀

李洛克這個角色在《火影忍者》中屬於應運而生,岸本齊史並不是用他和鳴佐來做比較,而是前期的世界觀一直在靠攏「努力論」。

中忍考試期間,李洛克展示出自己的巔峰實力,八門遁甲直接開啟第五門,就連我愛羅的自動防禦都形同虛設。

小李vs我愛羅的戰鬥雖然輸了,但是他打出了忍者的「熱血」,這才是《火影忍者》的初初心,也是岸本齊史最初構造的世界觀。

鳴人前期的設定可沒有那麼多花裡胡哨的身份,九尾在他的體內其實是「累贅」,他本身也是一個沒有什麼背景的妖狐小子。

前期鳴人就是一個實打實的吊車尾,岸本齊史想刻畫他用努力成為火影的事蹟,一切的根本都是「努力論」。

《火影忍者》後期的世界觀

岸本齊史也並不想將《火影忍者》後期的定位往「血統論」上面靠攏,但是因為劇情被延長,大量設定無法正常銜接,所以戰力也開始逐漸崩壞。

基礎遁術對忍者非常重要,結果在後期根本看不見蹤影,唯獨猿飛日斬秀出他的「五遁大連彈」,而這根本比不上「神仙打架」的戰力。

「六道」的概念被引入並且被加在忍者的身上時,戰力系統已經開始不平衡,而且這時候鳴人和佐助需要更強的力量對抗反派,不得已六道仙人出現「送外掛」。

如果只是單純「送外掛」還能接受,畢竟主角有「外掛光環」是很好理解的,可是在接收外掛的同時,鳴佐同時背負了轉世的稱號。

阿修羅轉世、因陀羅轉世一旦確定,就證明不可能存在「努力論」,「血統論」成功將整個《火影忍者》的世界觀改寫。

邁特凱和李洛克

無論是邁特凱還是李洛克,他們兩個人都是「努力論」的代表,但是在「血統論」占主導的後期,「努力論」也只能算得上是曇花一現,而且岸本齊史需要做出自己的選擇。

既然轉世的設定已經成為了「板上釘釘」的事情,那麼「努力論」的代表忍者就不能顯得很氾濫,憑什麼沒有背景、只顧努力就想媲美「六道之力」?顯然能做到這一點的人萬中無一。

既然如此,邁特凱和李洛克兩個人,終究有一個人需要「沒落」,而另一個會讓大家重新「熱血沸騰」。

這就是後期為什麼我們看李洛克只能「開啟六門扔苦無」,邁特凱卻可以開啟夜凱大戰六道斑。

可以夜凱結束後,邁特凱已經接近死亡,六道斑不久就完成了恢復。更為可笑的事情是,用生命開始夜凱的邁特凱,被鳴人一個簡單的六道之力救了回來。

這些都在表明:還是六道無解,還是血統強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