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高手》藤真曾萌生退意,仙道激發他的勝負欲,藤真決意留隊再戰

莫可可小姐姐 2021/12/01 檢舉 我要評論

灌籃高手中翔陽惜敗于湘北之後,藤真就面臨著兩個抉擇,一個是就此退隱,和赤木魚住他們一樣,不在繼續帶領球隊征戰,一個就是選擇繼續留隊,在冬季選拔賽上和湘北海南做個了結。

就翔陽首輪敗北後,藤真的表現來看,我個人認為,他一開始應該是萌生退意了,只是後來觀念發生變化,他決定留隊繼續打完冬季選拔賽,而當時的翔陽眾人是高度依賴于藤真的,也是極為尊重藤真,既然藤真選擇留隊,那麼其他人也必然會幫助藤真打完動機選拔賽的。

在翔陽湘北的比賽哨聲吹響時,藤真淚灑賽場,可以說在那個時候,藤真多少認為,自己的籃球青春結束了,畢竟在高中時期,和阿牧較量了這麼久,依然沒有取得哪怕一次勝利。

阿牧是越不過去的一道阻礙,這已經是藤真默認的一個事實了,如今翔陽直接敗給了曾經默默無聞的湘北,這或許就是命運吧,在殘酷的現實面前,藤真也會感覺心累吧。

畢竟自從翔陽教練出走,藤真一人扛起翔陽的大旗後,他身上的擔子比其他人要重得多,眼看著自己多年的努力,非但沒有實現自己的目標,反而和目標漸行漸遠了,藤真內心也不再那麼強硬了,誰還沒有洩氣的時候,越是畢業後經歷過社會的歷練,越是有類似的情緒。

「男人站直別趴下」,這句歌詞,在我上學的時候,感覺這沒什麼難的,是一個成年人應該做到的,不過在步入社會後,才明白其中的道理,當初的自己還是太單純了。

話說回來,不排除在翔陽湘北比賽之後,藤真也一度有了洩氣的想法,正是因為如此,才會在神奈川縣大賽決賽周的時候,首輪比賽,藤真帶著花形和長穀川沒有首先去看海南和湘北的比賽,反而去看了陵南和武裡的比賽。

仙道就算成長再快,在陵南沒有和強隊交手前,都不會引起藤真的過分關注吧,總不能因為陵南在練習賽上擊敗湘北,陵南就過來取經吧。

而且後來,藤真已經走到了海南湘北比賽的場館外,可是他並未進取,而是選擇了離開,藤真說,對于比賽結果他無所謂了,無論是湘北取勝還是海南取勝。

其實這恰恰暴露出了藤真的不甘心,他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在場館內和海南比賽的不是翔陽,和阿牧對決的不是自己,如果他去看比賽的話,會時時刻刻讓自己意識到,自己帶領的翔陽已經是一個失敗者,在別人眼中翔陽已經就此沒落了。

因此藤真選擇了離開,這個細節多少可以說明,藤真在當時萌生了退意,他不想繼續打下去了,而且那段時間也應該說是翔陽球隊最放鬆的時候,畢竟在藤真沒有做出抉擇之前,沒人知道該幹些什麼了。

可以說,如果藤真在和湘北的比賽結束後,就下定決心,要繼續打冬季選拔賽,那麼他要做的就是從比賽結束的第二天開始,就為冬季選拔賽做準備。

別忘了,翔陽是神奈川最早進入備戰冬季選拔賽階段的強隊,翔陽球隊沒有一人去看全國大賽,而是全員留隊,進行訓練,這才是藤真決定留隊打冬季選拔賽該有的態度。

因此,如果說藤真在輸給湘北後就決定打冬季選拔賽的話,他是不會那麼介于去看湘北和海南的比賽的,因為這是觀察兩個對手的機會,怎麼可以輕易放過。

但說到底,當時藤真沒有下決心繼續打比賽,同樣他也沒有下定決心離隊,他處于猶豫的階段,而仙道的表現則讓藤真選擇留下來了,仙道讓藤真重新拾起了繼續征戰的熱血。

也就是陵南和海南比賽的時候,藤真去看了比賽,當看到仙道有意上演仙道計畫,在阿牧身上製造犯規,打成2+1,完成絕殺的時候,藤真嘆服于仙道的個人實力以及氣魄,說出了那句「你們兩個人不要在沒有我的賽場上爭奪第一位的位置」。

但時,藤真內心中估計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自己希望馬上上場,和仙道阿牧較量一番,仙道的個人表現,再度激發了藤真心中的勝負欲。

加之藤真經歷了多日的思考,權衡之下,他還是放不下籃球吧,既然放不下,而自己還有時間,還有機會,那麼就沒必要一直自怨自艾,要珍惜每一次機會,可能就是看完陵南和海南的比賽後,藤真決意繼續打冬季選拔賽,並且把這個決定告訴了翔陽球員。

翔陽這支神奈川強隊也得以繼續保留實力,不然的話,三年級都走了,只有一個伊藤,他是沒有能力扛起翔陽大旗的,冬季選拔賽上,翔陽搞不好就成為一輪遊球隊,就此沒落了。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