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花道看完直飆淚,這部籃球漫畫,真的好虐心!

莫可可小姐姐 2021/12/26 檢舉 我要評論

東京奧運會結束後,各位小夥伴不要忘了,還有東京殘奧會哦。在這一屆的奧運會上,確實也呈現了一些動漫遊戲的元素,雖然小編覺得還是不夠過癮就是了。

東京殘奧會,其實也有動漫相關的元素,不知道各位小夥伴還記不記得,奧運會以及殘奧會官方,曾經邀請過一批日本著名的藝術家,分別為這兩個體育盛事創作海報。

《JOJO的奇妙冒險》系列的作者荒木飛呂彥老師,就為東京殘奧會創作了這麼一幅海報《神奈川沖浪裏上空/The Sky above The Great Wave off the Coast of Kanagawa》,果然還是濃濃的「JOJO味」。

荒木飛呂彥 《神奈川沖浪裏上空》

殘奧會于8月24日(今天)至9月5日舉辦。

對于殘障人運動員拼搏奮鬥背後的艱辛,小編自認是不夠了解的,所以,為了進一步體會他們的心情,最近,小編又將之前在看的這部籃球漫畫神作拿了出來……

《REAL》

作者:井上雄彥

連載雜誌:《週刊YOUNG JUMP》

連載期間:1999年48號-連載中

《灌籃高手》是很多人的青春回憶,這點無需多言,加上《灌籃高手》新的劇場版動畫正式宣佈製作了,井上雄彥還親自上陣擔任導演。而《REAL》這部以殘障人籃球為題材的作品,看過的人,就沒有那麼多了。

正因為如此,小編就更想向還沒看過這部漫畫的小夥伴推介了,相信小夥伴們看過《REAL》之後,應該也會和小編一樣, 認可「井上雄彥的籃球漫畫神作,其實有兩部」這個說法了。

01

虐心的開局,

殘酷的現實

他,學校中的不良少年(雖然他的長相有著與其年齡不符的老成),喜歡籃球,喜歡泡妞,但他並不叫櫻木花道。

他的名字是野宮朋美。

野宮喜歡耍混,班上絕大部分的人看到他都想繞著走,老師們也將他定性為大麻煩一般的存在。

野宮是校籃球隊的,但因為他不服其他隊員,他離隊了,從此,他過著放蕩的生活,一到晚上,他就到街邊不停地搭訕女生。

就他那副熊樣,怎麼可能有女生願意接近他? 但是,偏偏就有一位女生,接受了他的搭訕,她叫山下夏美。

高興瘋了的野宮,騎上摩托車,載著夏美狂奔于路上,正想著這應該會是個不錯的街頭浪漫故事時,極其不幸的一幕發生。

野宮和夏美出了嚴重的交通事故,夏美因此半身不遂,野宮只受了一些傷。

一位少女的大好年華,就這樣被自己毀掉了——野宮低下頭,想著。

對夏美十分愧疚的野宮,選擇了從學校自行退學,離開學校之前,他還當著全校師生的面,在大門處拉了一泡屎。

這下,野宮算是放棄了自己的籃球夢,他想不通,自己如今幹什麼都不順利,是不是因為自己的這一選擇?

無所事事的野宮,經常到醫院看望夏美,野宮當然不奢求夏美就這樣原諒他,他是想讓自己好受一些。

而夏美,一直沒有跟他說過任何一句話,直到她出院那天,都沒有。

野宮雖然是個實打實的混混,但只要有了籃球,他就可以和其他人那樣追夢,在自己鍾愛的領域裡揮灑青春與汗水。

不過,他桀驁不馴,難以融入集體的性格,還有他所遭遇的那場終生無法忘記的交通事故,他對夏美的負罪感,都使得他止步不前。

02

清晨的體育館,

一個坐輪椅的青年正準備開始……

當人們撐著惺忪的睡眼走過體育館的時候,能夠清晰聽到裡面的動靜,有一個青年,正在刻苦練習籃球,而他是坐著輪椅的。

他也不叫做流川楓,他的名字是戶川清春。

戶川還是殘障人籃球隊「Tigers」的主力隊員,不過,和野宮有點相似的就是,他也是因為性格的原因,最開始,他和其他隊員的默契度比較差,甚至,在Tigers輸掉了一場本來不應該輸的比賽後,有隊員直接勸他不要繼續留在隊伍中。

戶川對于這支球隊,感情還是挺複雜的,一方面,他非常渴望通過籃球證明自己的價值, 而且他也想用籃球來戰勝自己心中的勁敵永野充。

但是另一方面,對于球隊裡的一部分成員,他怒其不爭,但殘障人籃球隊裡面的運動員,其實傷殘等級是不太一樣的,有隊員,胸腔以下的身體部位,是無法活動的。

這是戶川沒有辦法掌控的現實,為了體現他那種矛盾的心態,他會一氣之下離開球隊,然後過一段時間,他又回來了。

當然,戶川之所以會選擇歸隊,除了他對籃球的熱愛和勝負欲之外,有部分也是因為他的青梅竹馬安積久美, 久美正是Tigers的籃球經理,是她一直在鼓勵因病而變成傷殘人士的戶川。

久美對戶川的偏愛,甚至讓球隊的個別成員認為,她快要成為戶川的專屬經理了,雖然久美並不完全是這麼想的,但她有苦也說不清。

至于戶川患病的具體經過,這是之後劇情會交代的內容,這裡小編就不先介紹了。

野宮與戶川,這兩個性格都比較怪的傢伙,因為籃球而相遇結識,他們兩人首次一對一時,野宮那頹廢的籃球之魂燃起來了,他對殘障人籃球,有了進一步的認識,最重要的是,在球場上,夏美第一次笑出來了。

這一笑,無疑撫慰了野宮受傷的心靈,這也使得就算野宮得知夏美出院,去到長野,他也夢想著有朝一日,自己可以開車到長野。

03

曾經高傲的男孩,

如今困在病床上

高橋久信,是一個無論做什麼,都很有天賦的人,無論是他從小就癡迷的籃球,還是其他方面,而且,他人長得帥,是學校不少女生傾慕的對象。

他是西高籃球隊隊長,還是野宮退學之前的同班同學,這兩個對誰都不服氣的人,碰到一起,肯定能在教室上演一齣又一出「大戲」。

但過于目空一切,驕傲自大的高橋,卻因為自己的行為,導致了一場嚴重的交通事故——他那飛馳的腳踏車,被一輛大卡車狠狠地撞了。

撿回了一條命的高橋,醒來,深感自己的雙腿被無形的枷鎖困住——醫生說他已經半身不遂,靠著現在的醫術,是沒有辦法治癒的。

變成病床上困獸的高橋,回想起過去自己風光的日子,肯定是不願意接受這嚴酷的事實,但他又能夠怎麼辦呢?窗外天空的顏色,並不會因為他的意願,而改變。

原本經常圍在他身邊的那些小弟,沒有一個到醫院看望他,高橋逐漸感受到人情的冷淡,之前向他告白的女孩,雖然來到醫院,但她直接說:「我並不是真正喜歡你,我只是仰慕你的身影而已」。

平時在球場受人歡呼的身影,已經被卡車撞成粉末,隨風四散。

作為強烈對比的是,在他的附近,也躺著一個人,但那個人的同學們時不時就來看望他,鼓勵他,並給他帶來好看的漫畫書。

高橋只能裝作一副滿不在乎,還要點評幾句的樣子。

高橋的孤獨感和無助感越來越強, 這個大男孩,一到晚上,就會哭得眼淚鼻涕一起流。

自己的籃球夢就這樣破滅了,將來該怎麼辦呢?

04

不同的創傷,

不同的現實(REAL)

相比于《灌籃高手》這種目標一致的熱血處理, 《REAL》的三位主角,各有各的苦惱,各有各的理想,各有各的故事。

野宮作為所謂的健全人士,他需要想辦法回歸到職業籃球隊,他還要去見夏美,盡自己所能,幫助她。

戶川要往殘障人籃球這條道路一直走下去的,他需要變得更強大,強大到可以戰勝永野充,甚至可以有能力進入到國家隊,參加殘奧會。

高橋則要學會接受現實,然後計畫他將來的人生,懂得誰才是一直陪在自己身邊的人。

說《REAL》是一部給人潑冷水的作品,小編覺得這樣的評價比較片面,它確實是呈現了多組現實, 但井上雄彥除了要用劇情來虐你,他並不想讓你因此而喪下去,他也不想讓你因此而放棄自己的理想。

理想這個東西,熱血的時候,喝著雞湯的時候可以去追,遭到打擊,不得不繞上很遠的路,也可以去追,當然,代價是不小的。

-THE END-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