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高手:武裡淪為陪練,和翔陽海南一樣經歷陣容大變,但無頂樑柱

莫可可小姐姐 2022/01/24 檢舉 我要評論

灌籃高手中武裡是去年的縣大賽四強,不過在劇情年的縣大賽上,完全成為了陪練隊伍,完全是決賽圈其他三支球隊拿來熱身和調整的球隊,藤真曾經說過,武裡不是一支弱旅,但相田彌生在看過陵南和武裡的比賽後,也說過兩支球隊已經拉開了巨大差距。

其實在決賽圈循環賽前,武裡認為局勢對自己還是很有利的,是最有希望,和海南攜手出線的,只是現實太殘酷罷了,我們不妨從武裡的角度來看一下,劇情年的縣大賽決賽圈比賽。

當得知翔陽輸給湘北後,武裡是大喜過望的,本來武裡的計畫中,是基本上放棄和海南的比賽的,可以說武裡要比三浦台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武裡也曾和海南交過手,但是沒有三浦台那麼自大,說什麼要找海南報仇。

相對來說,翔陽是武裡的一個突破口,和去年相比,海南和翔陽都經歷了人員大換血,但核心王牌尚在,只是翔陽不同的是,處于不穩定期,連教練都出走了,同時武裡和翔陽之間的實力差距沒有和海南那麼大,可以說武裡在一年來的準備,必然是以翔陽為目標。

只是令武裡想不到的是,翔陽爆冷出局了,可能當武裡教練把這件事告知武裡隊員的時候,整個籃球館在片刻安靜後就開始歡呼了吧,這豈不是讓武裡看到了希望。至于湘北是什麼樣的球隊,武裡從未去觀察過,武裡教練和球員都是在和湘北的比賽中才知道其實力的,可見武裡對于湘北是很輕視的,所以在武裡球員心中,自己已經輕鬆贏得一場比賽了。

再來看看陵南,陵南是一步步穩紮穩打崛起的,陵南的陣容和去年沒有太多變化,按理說武裡對陵南認知還是比較全面的,可是隨著仙道和魚住的成長,以及阿福的崛起,都讓陵南的實力提升了一個層級。

這一切導致了武裡興奮之餘,一頭撞進了最為慘烈的循環賽,藤真所說的武裡不是一支弱旅,但並不代表武裡具備四強的真實實力,在劇情年,武裡的實力水準大致是在八強層級的,但在海南陵南湘北實力超強的對手面前,實力顯得孱弱。

加之武裡可能和翔陽海南一樣,經歷過陣容大換血,但不同的是,球隊沒有保留核心主力,同時沒有足夠優秀的球員頂替上來,所以在漫畫中,整個武裡只留下了一個人的名字,也就是今村,一個實力不強的球員成為了武裡的頂樑柱。

在和陵南的比賽中,今村和魚住對位,也就是說他的位置是中鋒,但是體型和魚住差太多,加上武裡傳到球能力太差,經常被陵南搶斷,即便能夠給今村傳球也沒用,畢竟今村沒有和魚住一戰的能力,更別提赤木了,高砂也不是他能搞定的。

可以說武裡缺乏一個可以挑起球隊大樑,帶領球隊和其他三支球隊打比賽的人,而且武裡賽前對于對手的調查也不足,除了直接認輸海南外,在和陵南湘北的比賽中,武裡教練以及球員的內心都只有一句話,「他們怎麼那麼強?」也就是所賽前武裡對于對手的強悍是沒有預料的。

最後武裡也只能寄希望于擊敗湘北,之後湘北再擊敗陵南,以此造成武裡陵南湘北都是一勝兩敗的局面,利用分差去贏得出線資格,但這本身就是極其矛盾的,畢竟武裡希望湘北足夠弱,這樣可以讓武裡狂砍分,獲取比分優勢,同時也希望湘北足夠強,可以擊敗陵南,可見當時武裡眾人內心的糾結了,只能寄希望于奇跡出現了。

而對武裡來說更殘酷的是,雖然翔陽的時代可能結束了,但神奈川迎來了更加殘酷的時期,海南陵南湘北的崛起,已經徹底將武裡踢出強隊行列了,以後的幾年間,武裡也就只能在八強級別找些存在感了。


用戶評論
更多推荐